• 服務熱線15535089289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
    15535089289
    張經理:18703801574
    郵 箱: 18703801574@qq.com
    地址: 鄭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歡河工業園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正文
    創新之路:制藥巨頭如何借“創新”打下江山?
    發布日期:2017-03-17 字體:
    央視CCTV2財經頻道歷時3年制作的大型紀錄片《創新之路》正式播出。據悉,此系列紀錄片共分10集,每集45分鐘,主創團隊分赴美國、英國、德國等數十個國家,采訪了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蘋果聯合創始人斯蒂夫?沃茲尼亞克等幾十位世界創新企業家以及眾多投資人、諾貝爾獎獲得者。


    科學技術部部長萬鋼表示,所謂創新,就是人們利用新的知識、新的技術去創造新的產品,改進新的工業,最終達到改善人們生活、提高社會財富的目的。在接受CCTV4采訪時,清華大學副校長施一公院士說:“我覺得對中國這樣一個有5000年文明史、有厚重歷史的國家,創新之路真的是很值得去探索,所有我鼓勵所有人都心胸開闊一點,對勇于創新的人多一點容忍,多一點支持?!?br />

    該系列紀錄片共分10集,主題分別為:活力版圖、科學基石、放飛好奇、大學使命、一次飛躍、政府之責、市場為王、資本之翼、一個人的力量以及未來。以下節選節目中部分與生物醫藥領域相關的內容:


    在第二集“科學基石”主題中,節目介紹稱,1953年,沃森和克里克發現了DNA雙螺旋的結構,開啟了分子生物學時代,使遺傳的研究深入到分子層次,“生命之謎”被打開,人們清楚地了解遺傳信息的構成和傳遞的途徑。1993年諾貝爾生理醫學獎獲得者菲利普?夏普說:“科學進步能夠改變世界,它從實質上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br />



    阿司匹林如何拯救拜耳?


    在第五集“一次飛躍”主題中,節目介紹,德國西部城市伍珀塔爾是德國重要的工業城市,也是世界銷量最高的藥物之一阿司匹林的誕生地。阿司匹林作為醫藥史上的經典藥物之一已應用百年,起初以鎮痛消炎為主要功效,逐漸又被發現有抗血栓的作用。在整個二十世紀,它被稱為影響人類的世紀之藥。然而,這枚惠及了數以億計患者的白色小藥片其主要成分水楊酸卻并不是新發明。早在公元前,古埃及人就在柳樹葉里發現了這種物質的鎮痛功能,但是卻伴隨著嚴重的損害消化系統的副作用。上千年來,它以不同的名稱和形態出現在各個文明的記載中,療效與副作用始終相生相伴。直到十九世紀末,它發生了質的變化。


    費力克斯?霍夫曼是德國伍珀塔爾一家染料公司的化學家。1987年,為了幫助患有嚴重風濕病的父親減輕疼痛,他想到了水楊酸這種傳統藥方,但是父親的胃卻無法承受水楊酸的刺激。那么,能否在治療關節炎的同時避免或減輕對胃的傷害呢?


    拜耳醫藥保健首席科學家約翰內斯?斯塔什接受央視采訪時說:“費力克斯?霍夫曼那時有了一個創新的想法。這個想法的意義在于改變并優化了水楊酸的化學結構,然后就形成了乙酰水楊酸,實際上就形成了一種鎮痛藥和抗炎藥,藥效非常好,且沒有水楊酸的副作用?!?br />

    利用化學專業知識,費力克斯?霍夫曼成功改造水楊酸,這個新的突破緩解了父親的病痛,也挽救了一家岌岌可危的公司?;舴蚵吐毜陌荻敬藭r正面臨著染料長時間銷售停滯。水楊酸的成功改造讓拜耳公司看到了商機。他們迅速做了兩件事:一是為化學品乙酰水楊酸取了個商標,名為阿司匹林;二是為其生產過程在德國、美國、英國等多個國家注冊了專利權。專利的申請意味著拜耳公司能夠在一定期限內控制這種藥物的生產和商業收益。


    隨著人們對阿司匹林的依賴,掌控了專利的拜耳公司也獲得了巨大的利潤,在二十世紀躍升為德國最大制藥公司。約翰內斯?斯塔什說:“與很多創新驅動的公司一樣,保護創新成果很重要。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成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企業?!?br />

    一個藥物的專利造就了一家世界知名的企業,而對于高成本、高投入、高風險的制藥行業來說,每一個藥物的誕生過程都是漫長而艱難的。創新始終伴隨著不確定性和巨大風險。今天我們身處一個專利無處不在的世界,正是專利用法律的手段肯定了人腦創新的價值,為創新者提供著激勵。美國專利商標局曾經的駐地,也是今天美國商務部的所在地的大門上篆刻著美國第十六任總統亞伯拉罕?林肯的一句話:“專利制度是給天才之火添加利益之油”。




    安進“人工紅細胞生成素”的市場之路


    在第七集“市場為王”主題中,節目介紹了全球最大的生物制藥企業之一——安進公司。36年前,當這家公司剛剛成立的時候,生物制藥還是一個非常新的概念。雖然伴隨DNA雙螺旋結構的發現,讓利用生物活體、生物基因來生產藥物成為可能,但這項技術還大量停留在學術論文和專業期刊中,距離市場非常遙遠。


    在公司成立不久,CEO喬治?拉撕曼面臨著一個巨大的市場機會。公司科學家林福坤帶領的研究小組提出了一個在未來可能造福許多病患,甚至改變生物醫藥史的課題——紅細胞生成素的人工合成。


    林福坤介紹,紅細胞生成素是腎臟產生的,因此一旦患上慢性腎臟病,紅細胞生成素合成藥就變得很重要,否則就會導致貧血。安進公司科學家丹尼斯?費頓說:“腎功能衰竭的人極其需要這種藥,他們身體無法分泌紅血球生成素。我們知道可以通過某種方法研制它,并用它治愈病患;所以,我們意識到這是很棒的商機?!?br />



    此后,林福坤團隊開始了紅細胞生成素的人工合成。如果研發成功,意味著慢性腎衰竭患者可獲得希望,也將是安進推向市場的第一款藥物。這是一個巨大的市場機遇,但是研發工作超出他們的想象。這種物質具有龐大的氨基酸序列,尋找和分離它的基因就像在汪洋大海的億萬魚群里找出一條有特定“性格”的小魚。尋找創新的突破點對于科學家來說可以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而對企業家來說,意味著公司隨時有可能陷入財務危機。


    丹尼斯?費頓說:“當時在公司會議的一次研究成果階段報告中,林福坤報告稱他依然沒有取得任何進展。CEO喬治變得十分沮喪。他說,如果你沒有任何進展,我們不能再在這個項目上投錢了。他給項目設定了最終時限?!?br />

    面臨著項目將被砍掉的壓力,科學家們夜以繼日的工作,甚至住進了實驗室。而創新有時候不僅取決于付出多巨大的努力,還需要一些幸運之神的眷顧。在歷史上,化學家凱庫勒是在夢里發現了苯分子的結構。亞歷山大?弗萊明因為忘記蓋上一個皮氏培養皿發現了青霉素。


    1983年10月,就在兩個月的最終期限到來前不久,這種偶然性降臨在了安進公司的實驗室。在檢查一個DNA片段圖像時,林福坤小組有了意外的發現。林福坤說:“我們發現基因序列是在一個晚上,結果一出來大家都很興奮。這表明我們發現了研究多年的紅細胞生成素基因序列?!?br />

    然而,這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的道路依然漫長,充滿風險。歷經了將近10年的研發和臨床試驗,1989年6月,人工紅細胞生成素終于獲得FDA批準,正式上市銷售。上市銷售的第一天,收入達2000萬美元。上市后的兩年時間,收入超過5.8億美元。這一藥物的問世為安進公司帶來了豐厚的投資和回報,在市場中存活下來。而更為幸運的是,安進公司創始人喬治的晚年也是依靠這一藥物緩解了病癥。


    然而不是所有的項目都能像人工紅細胞生成素一樣幸運,在生物制藥領域,大部分創新都沒能走出實驗室。安進公司高級副總裁大衛?里斯說:“如果要商業化,就必須做好準備。十天里的九天都要面對失敗。這在我看來是個艱難的過程,風險很大,必須要有耐心,也要有足夠的資源,并且必須要有一個杰出的團隊,才能整合資源,最終推向市場。 ”
    乐博网址-乐博网址-官方信誉保证